忽视情商教育的名校女孩香消玉殒到底是谁之过?

星期三, 04 19, 2017

成都情商培训机构从搜狐网获悉,大连女律师祝素素从单位21楼飞身而下身亡,在其成长过程中,父母为把这个“笨”女儿送进名校,再把她送入大连知名的律师事务所,付出了大量的心血。然而,当母亲看到素素生前发给自己的邮件时,悲痛之外又陷入了深思。由于时域所限,成都情商培训机构无法核实该新闻的真实性,但现实中类似案例不甚枚举,那么,忽视情商教育的名校女孩香消玉殒到底是谁之过呢?

为了名校梦,不惜一切代价让笨女儿智起来

已经50岁的张丽(化名)是同龄人中为数不多的全日制本科毕业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因教学成就突出,一路获得破格提升,35岁那年就晋升为教授,担任大连某大学工商管理系副主任,是该校当时最年轻的教授和中层干部。爱人祝军(化名)是公务员,如今已身居高位。夫妻俩的事业成就让许多人羡慕甚至嫉妒。

1984年,张丽生下女儿,取名祝素素(化名)。她对丈夫说,咱们家的孩子一定要比别人家的优秀。然而,女儿的表现却让张丽大跌眼镜:1岁7个月了,别人家的孩子已经想跑的时候,素素还走不稳。那天,张丽在楼下牵着女儿的小手练习走路,一脸焦急。一个中年妇女路过搭讪:“哟,有1岁了吧?开始走路了。”“1岁7个月了,还走不稳。”张丽着急地说。“是吗?那你们要小心了。我一个朋友的孩子两岁还不会走路,一检查,才发现是脑瘫,弱智。千万别大意啊!”中年妇女的一番热心让张丽心里很不舒服。女儿1岁半时做过一次智力测试,分数不高,但绝对不是弱智。

回到家,张丽不管女儿愿不愿意,一把将她扔在学步车里,并对丈夫宣布:“以后不要惯她,只要不是睡觉,就把她放学步车里,我就不信她走不好。” 除了走路不行,素素的言语能力也发育迟缓,别人家的孩子已经会喊“阿姨、婆婆”了,素素连“爸爸妈妈”也不会说。女儿的表现让张丽很窝火。素素还不会说话,张丽就给她报了有外教的早教班,每个周末风雨无阻地带她去上课……

真正让张丽失望是从素素上小学开始。每次考试,那些稍稍需要动些脑筋的试题,素素总是得不到分。家长会上说起素素,老师对她的唯一好评是:“素素很乖,是最不用操心的一个孩子。” 为了让女儿聪明起来,张丽成了各种脑保健品的忠实拥趸,每天逼着素素吃各种补品。不过,学习成绩没有上去,孩子却早熟起来,小学四年级就有了初潮。最后,还是医生朋友强烈建议,张丽才停止了对女儿的“健脑工程”。 但她并没有因此停止对女儿“优秀工程”的打造,她把女儿的业余时间安排得满满的,请了各科家教对女儿进行一对一辅导。

请家教的结果很显著,小学五年级第一学期,素素破天荒地考了个班级第一。张丽听说后,亲自去接女儿放学,却看见女儿哭着跑出校门。原来,班里好些同学对素素得了第一很不服气,几个同学一起堵在教室门口,喊她“书呆子”。

素素被老师当作班级里的“黑马”选去参加全区的智力竞赛。竞赛中,素素居然一次抢答器都没有按上,因为她还没听懂题,其他的同学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在后来写的一篇日记里,素素回想起这件事心里感慨万分:“我反应慢,在团队活动里总是拖后腿的那一个。可是,妈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她总认为她和爸爸都是精英,按照基因遗传,我怎么可能不聪明?所以,父母能干并不一定是好事,我不快乐,她也活在辛苦当中。”

霸王硬上弓,终圆名校梦

1997年夏天,素素好不容易上了初中,张丽用尽家里所有的积蓄,为素素请来大连市数一数二的各科家教老师。那都是应试教育下的名师,可以将一本书的知识浓缩成若干知识点,再套到各种题型里,然后反复强化。到了最后,素素被训练成只要一看到试题的前半部,就知道这道题的解题思路(成都儿童情商培训机构注:原来学霸竟然是这样炼成的?怪不得现今一些K12培训机构很牛X的书面承诺,只要报名,孩子的考试分数一定能提高)。所以,每次考试,尤其是数理化和英语,素素总是不到一个小时就答完卷,然后坐在那里发呆。只有语文,是素素的瘸腿科目,但在其他学科分数的平均下,素素仍然取得班级前五名的成绩。

张丽总算满意了。她在拿到女儿成绩单的那一刻,对素素说:“你的聪明真是被妈妈强行挖掘出来的。” 没有人知道素素的痛苦。在这种满负荷、填鸭式的教育下,素素最大的痛苦是没有朋友,她在日记中写道:“我曾经试着去接近同学,希望有哪怕一个朋友也好。可是那天,同学们和我聊《猫和老鼠》、《没头脑和不高兴》,这些动画片我都没有看过。他们又说起各种电子游戏,我也一无所知。我让大家很扫兴。以后,我再找他们玩时,一个男同学竟然叫‘山顶洞人来了’。我无地自容。原来,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一个会学习的机器。 ”

张丽不知道女儿的痛苦,只关注女儿的学习排名。她最开心的就是让同事朋友都知道,她有一个一心向学的女儿,不叛逆、不早恋,几乎没有同龄孩子身上的任何陋习。 2000年,素素考入大连第二十四中学。高中的快节奏让素素感到很吃力,上高中的第一次月考,素素居然门门不及格。为此,班主任老师和张丽进行了认真严肃的对话。当老师不经意地说有人怀疑素素是通过知道考题的方式考入第二十四中学时,张丽暴跳如雷:“我可以根据这句话告你诽谤!”说着,她硬是把老师拖到校长室,一番唇枪舌剑,最后素素班主任向张丽道了歉。张丽借机向校长提出:“这样对素素有成见的班主任,不适合做我女儿的老师。这件事我可以不向教委反映,前提是把素素调到高一(六)班。”

高一(六)班是尖子班,就这样,本来就跟不上进度的素素被调到了尖子班。不到一个星期,向来对妈妈言听计从的素素告诉妈妈:“我要退学。”张丽一听,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素素却相当坚定:“老师讲的东西,我根本就听不懂。高中的课程对于我来说,真是太难了。”“别的孩子都跟得上,你怎么就跟不上?素素,不是我说你,有时妈妈真怀疑是不是生你的时候抱错了。我和你爸,论能力、论水平、论智商,在同龄人里不说是佼佼者,也算是出类拔萃。可是你呢?这些年,要不是花高价雇名师,你能考上重点高中吗?行,花钱妈不在乎,但你不能说不学就不学了。你以为这是在报复妈妈,其实是自毁前程!不上高中,不考大学,你想干什么?你能干什么?”“我想上职校学护工,将来上养老院工作。”素素的话差点儿没把张丽噎死。张丽把筷子一甩:“你的理想太远大了,你去吧!打今儿起,你的事我不管了!”

令张丽没有想到的是,素素第二天真的没有去学校,而是去了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自己联系转学的事情。可想而知,素素回家后,母亲的反应是何等激烈。张丽大声质问素素:“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居然逃学。说,去哪儿了?”“我去职业技术学院考察了,养老护工这个专业很适合我。”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素素的脸上留下红红的掌印,张丽歇斯底里地喊道:“祝军,你到底管不管。你的女儿要去当侍候人的护工了……”张丽开始号啕大哭。素素捂着脸,站在客厅里一动不动,脸上露出决不反悔的神情。

祝军试图说服张丽尊重孩子的选择,可是张丽的反应相当强烈:“比咱素素差一万倍的孩子都能上大学,她怎么就不能?我告诉你祝军,除非我明天就死了,否则,我一定要素素上大学,而且是名校!”

第二天,素素仍旧不肯去学校,张丽声泪俱下地对素素说:“你一天不去学校,妈妈就一天不吃饭。你看着办吧。”张丽说到做到。到了第三天,生气加没吃饭的张丽晕倒在素素面前。张丽醒来时,素素一边流泪一边对她说:“妈,我明天就去上学。”张丽握着女儿的手泪如雨下:“素素,总有一天你会理解妈的良苦用心。苦学生苦学生,咱现在吃点儿苦,总有一天会苦尽甘来。”

素素回校读书了,张丽则发动所有的社会关系继续为素素请来各科的应试名师。老师一对一地对她进行辅导,一遍不懂就两遍,两遍不懂就讲一整天。高中的知识就在这样的强化中,填鸭子般地塞给素素。

苍天不负有心人,2003年,素素考入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张丽大哭一场。祝军更是对张丽感激不尽:“如果不是你,女儿就废了。”

拔苗助长,注定苗毁人亡

大学的生活为素素开启了另外一扇窗,她希望没有妈妈的安排,尽情享受大学生活。可是,现实很快扑灭了素素的希望。第一个学期结束,素素是全班唯一一个高数没及格的人。面对老师的质疑,素素实话实说:“从小到大,我都是被单独辅导过来的,个人学习能力很差。老师,我敢说,每次上高数课,我是听得最认真的,但我真的听不懂。”说着,素素的眼圈红了。老师很同情她,给她简单地补考过了关。

于是,素素的大学生活过得依然如高中般,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她唯一的爱好是写日记,把自己所有的心里话对日记本说,经常写着写着,发现自己泪流满面。她用“可怜”来形容自己和妈妈:“聪明的妈妈生了个不聪明的孩子,不肯接受现实,可怜。不聪明的孩子有个聪明的妈妈,被拔苗助长,可怜。 ”

所有同学都认为素素如此卖力地学习一定是为了考研考博,直到大四吃散伙饭时,大家才真正了解,素素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可以拿到毕业证,并把律师资格证考到手。散伙饭上,素素喝了很多很多,轮到她发表毕业感言时,她的发言让很多同学红了眼圈。“毕业了,大家最高兴的是终于可以走向社会,自力更生了。而我最高兴的是,终于可以不用学习了。这16年的读书生涯太累了,累得我很多次都不想活了……”

那天,同学们送给素素很长很长的拥抱。素素在后来的日记中写道:“那一天,是我人生中有记忆以来,最幸福的一天,有朋友,可以说心里话,而且可以不用想着学习的事情……我真留恋那一天。噩梦结束了,人生仿佛刚刚开始一样。”

张丽托了各种关系,将素素弄进大连一家专事海事官司的律师事务所。这家事务所代理的几乎全是国际海事官司,不仅要求律师有非常丰富的海事法律知识,还要有非常扎实的外语功底,包括文书和口语能力。素素的师傅是业界十分有名的律师,对下属的要求非常严格。

上班第一天,师傅交给素素一个任务,给加拿大一个客户发邮件告知官司进展,并让对方提供一份新资料。这任务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是小事一桩,可是对素素来说,实在有些为难。因为她外语水平一般,《海事法》又非她大学时的专业,邮件中的很多用语她都没有把握。见师傅很忙,素素就向别的同事求助,可是得到的回复是:“我很忙,你应该知道自己的事要自己做。”素素急中生智,跑到外面的翻译社去弄,可是要翻译的东西太专业,翻译社也无能为力。晚上,师傅回来了,素素只好实情相告,师傅当时就有些生气:“你做不了,为什么不求助别人?你知道耽误一天,得损失多少佣金?”当素素告诉师傅同事不肯帮忙时,师傅更火了:“你平时不注意人际交往,人家凭什么帮助你?是不是还要我教你如何向别人求助?”

素素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她能感觉到很多同事都在外面向屋里观望,一个念头在素素脑子里产生:单位里再也不会有人看得起她了。

回到家里,素素对妈妈说:“妈,我不想在这个单位做了,我根本胜任不了。”张丽一听就火了:“你堂堂一个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生,才工作一天,就说这样的话,不觉得丢脸吗?你怎么就一点都不像我呢?妈妈在工作上,什么时候落后过?什么时候让别人说过一个‘不’字?还有你爸,当年是单位最年轻的处长,谁提起来不羡慕?怎么到了你,永远是凡事往后缩?”

像以往一样,素素就是有一万个不愿意,也不得不服从妈妈的安排。第二天,素素又硬着头皮上班了。但从那天开始,她就封闭自己,除了做师傅交给的任务,她还能做的就是刻苦学习。可是,无论如何努力,她都跟不上师傅的脚步,她对工作、对自己都失望极了。日记再次成为素素排解内心苦闷的唯一途径。在日记里,她记录了生活在一个不属于她的圈子里的难堪与痛苦。

2007年12月25日,事务所举行圣诞Party,许多人都将其视为展示才华、增强人脉的机会,都拿出各种看家本领。可是,当主持人点到素素时,她尴尬地站在台上,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特长可以展示,最后,她给大家背了一首唐诗才解了围。素素明显感觉到,打那天开始,她彻底沦为公司里可有可无的人,很多工作,师傅宁愿自己做也不交给她。素素感到自己已完全没有了价值。尽管这家律师事务所是许多行内新手趋之若鹜的职业舞台,但对于素素来说,在这里待着还有什么意思?“可有可无”地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她再次想到辞职,想去乡村小学做一名教师。她想,这样的工作自己总能胜任吧!但妈妈再次断了她的念头:“留在一个好单位,你才可以找一个条件好一些的对象。你放心,只要你不辞职,碍于你爸的情面,这个公司永远不可能把你扫地出门。”

妈妈说的没错。2008年7月,在妈妈同事的介绍下,素素认识了在高校任教的李伟(化名)。李伟开朗大方,人也长得很帅,仅见第一面,素素就已芳心暗许。可是,素素很快就自卑起来,因为每次约会都是李伟在说,她在听。李伟喜欢看书、唱歌、看电影,对国内外大小明星如数家珍,但素素对这些几乎一无所知。有时,她都替李伟委屈,跟她这样一个没有爱好、没有主见的女孩在一起,实在是太枯燥了。

2008年8月16日,素素向李伟提出分手。她在日记里这样写道:“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而且他是那么优秀,那么吸引我,可我根本没有自信可以拥有他。他越优秀,越让我感到自卑,自卑得喘不过气来。那还不如在他对我说分手前,由我提出分手,也算保全了我的自尊。”

2008年10月16日下午4时21分,素素从单位21楼飞身而下,当场身亡。几天后,张丽才在自己的邮箱发现素素自杀前发来的一封邮件,内容很简短:“爸爸妈妈,我一直希望可以成为你们希望我成为的那种人,可是,我始终成不了那种人。我很累,我一直活在不属于自己的圈子里,别人的优秀都是用来突出我的愚笨。太累了,就想休息,或许在天堂可以找到我的同类,不聪明,但活得很快乐。”

这些文字,让张丽久久无法平静。她在接受采访时含泪说:“我把家丑外扬,只是想用女儿的生命换来其他家长的警醒。土耳其有句谚语:上帝为每只笨鸟都准备了一根矮树枝。这是从素素日记里看到的一句话。可是,我偏偏让她去够那根本不属于她的高枝儿,结果,她最终从不属于她的高处摔了下来。回头想想,我不就是希望她幸福吗?用这个标准去衡量,什么成绩、名校,一点都不重要。吃糠咽菜的生活,只要她喜欢,又有什么不好呢?”

忽视情商教育的名校女孩香消玉殒到底是谁之过

张丽对素素拔苗助长式的家庭教育是造成的悲剧根源,尤其是近年来,应试教育重压下的孩子们因为不堪重负而选择轻生的不在少数,家长给孩子健脑、上培训班、追名校、帮选择工作、争做精英的做法和想法更不在少数。

应试教育是一种“为考试而进行的教育”,考什么教什么,不考不教,评价上唯分数、唯升学率;与考试无关、难以考核的人格养成、个性发展、社会关怀、乃至音体美等内容被架空虚置,从而背离了教育树人育人的内涵。

应试教育不仅强度越来越大,难度也越来越高,对熟练程度、解题速度的要求,是“一看就会,一做就对”,“刷题”已经成为学习、复习的代名词。高三花整整一年、初三花半年以上时间,进行记忆力、解题技巧和速度的应试训练。事实上不仅使所有大学导师、高中教师都不可能通过高考;即便通过高考的大一、大二学生,再次考试也很难胜出。评价的扭曲,使得“北清率”已经成为一种正式评价,而在十年前这一说法刚出现时,大家只是作为一个笑谈。应试教育“做大做强”的趋势,突出表现为“超级中学”的崛起,曾经显赫一时的“县一中”现象已经消失,衡水中学那样极端的模式正在走向全国。

衡水中学对自己的教学成效很自豪,向批评它的学校和同行叫板:不服来比一比啊,谁的学习成绩更好、升学率更高!然而,教育真正需要比较的,不是考试分数,而是学生走上社会的适应性、创造力和生活的幸福感。正如土耳其谚语所说:“上帝为每只笨鸟都准备了一根矮树枝”,如果家长总是愿意让孩子去攀那根原不属于他/她的高枝,结果很容易使得孩子从原本不属于他/她的高处摔下来。

因此,从情商教育的角度,成都儿童情商培训机构情商训练师建议,家长与其说为了孩子着想,处处帮孩子选择并决定人生之路,倒不如充分发掘孩子的天赋,帮孩子建立起能够自己寻找正确道路的能力,那样他/她可能自己就攀上了高的枝头。千万不要让忽视情商教育的名校女孩香消玉殒的悲剧重演了!

儿童情商培训机构

成都儿童情商培训机构是一家致力于成都情商培训、情商教育、情商训练和情商培养的成都情商培训机构,QQ:133194488,微信:cdertongeq,情商教育咨询:18980894368,地址:成都市青羊区顺城大街289号富力广场三楼3008号。作为专业的成都儿童情商培训机构,我们希望能为孩子们提供最好的情商培训服务,包括幼儿情商培训、少儿情商培训、什么是情商如何提高情商、童子军情商训练营、工具情商以及亲子教育等等。我们透过个性化的情商培训课程,引导孩子们“自信、从容、有梦想”的在人生道路上不断前行。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