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商教育缺失或是濮阳一高”尖子班”学生酿血案的根源

星期五, 03 17, 2017

成都情商培训机构从新京报网获悉,2017年3月3日凌晨,濮阳市第一高级中学(以下简称濮阳一高)“尖子班”学生李松(化名)残忍地杀害了同班同寝室同学卢天川(化名)。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让濮阳一高”尖子班”学生失去理智向同窗同学举起了屠刀呢?成都儿童情商培训机构认为,情商教育缺失或是濮阳一高”尖子班”学生酿血案的根源。

全国高中200强-濮阳一高

  • 濮阳一高简介

濮阳一高创建于1994年7月,是河南省首批示范性高中,先后获得省五一劳动奖、省级文明单位以及省首批新课改样本校等荣誉称号,首批入围清华大学A计划,连续获得北京大学“校长实名推荐制”资质,2014年再次获得“清华大学新百年领军计划优质生源基地”称号,推荐指标增至2人。现有教职工312人,其中在编教职工207人;专任教师全部具有本科学历,其中硕士学位65人,特级教师6人,高级教师137人,国家、省级骨干教师和学科带头人75人。

濮阳一高始终紧盯课堂教学这一主战场,从较早的分层教学到新课改后的循环大课堂,再到“教师指导下的五步高效学习法”,着力打造“堂堂有高潮,节节有绝招”的高效课堂,坚持面向全体学生,着眼于学生综合素质的全面提高,保证了学校全面贯彻执行党的教育方针,按教育规律全面育人,教育教学质量稳步提升。

作为河南省“清华北大优质生源基地”,濮阳一高的高考成绩可圈可点。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河南省普通本科上线率为44.7%,而濮阳一高一本上线916人,本科上线率超过90%,不仅如此,濮阳一高还包揽了濮阳市理科状元和文科状元,另有一名学生获清华大学面试全省第一名。濮阳一高已进入全国高中200强,成为濮阳教育的一张靓丽名片。这张靓丽名片的正面是令人艳羡的成绩单,那么,这张名片的背后又是什么呢?

  • 濮阳一高尖子班

濮阳一高是一所封闭式管理的寄宿制高中,也是濮阳首屈一指的重点高中。以前的濮阳一高只面向濮阳市区招生,后来为了垄断优质生源,又放开向下辖5县的县级学校招生,把县里分数最高的学生也招了进来,也就是说濮阳一高集中了全市成绩最好的学生。孩子们每两周放假一次,周五下午放学后回家,周日晚自习前返校,相比普通高中,濮阳一高利用周末补课总计超过一个月。成绩排在年级前30名的学生需要更早返校,周日下午集中补课——在我的印象里,一般是差生才要补课,濮阳一高却是成绩好的前30名需要补课,补课还要讲资格,这到底是什么鬼呢?成都儿童情商培训机构百思不得其解。

2015年濮阳全市中考录取分数线显示,能进入濮阳一高“尖子班”就读的,都是全市范围内分数较高的学生。该校普通生统招分数线为576分,比排名第二的濮阳外国语高中高出将近80分。几年前,濮阳一高开始组建培优班,将优中选优的生源集中到一起。本届高二一共54个班超过3000名学生,其中6个培优班即“尖子班”,共有约300名学生。死者卢天川和行凶者李松同在高二(18)班,18班是濮阳一高6个“尖子班”之一。

濮阳一高的教学楼里挂着大幅“头悬梁、锥刺股”宣传画、多家名牌大学近年录取分数线、教师寄语、学生“一言九鼎”誓词墙。教学楼外张贴着2016年高考一本上线光荣榜;楼梯间的拐角处印着诸如“今日披星戴月,明朝轻舞飞扬”等口号。

濮阳一高高二(18)班的黑板上方,悬挂着“我自信,我拼搏,我坚持,我一定成功”的红底条幅,黑板旁边贴着一份“班规”,详细规定了考试成绩的奖惩措施,如单科成绩排名年级1-5名,奖励5-1分,考试排名进步奖励进步名次乘以0.1分,而不交作业、上课睡觉、交头接耳等多种行为会被扣分。扣分达到一定程度者,要接受警告、后墙听课、停课反省甚至劝退等处分。

每天上午和下午上课前,高二(18)班的同学们都要齐声背诵本班口号:“三部十八,意气风发,舍我其谁,逐鹿天下!”濮阳一高每个班都有自己的口号。高二(18)班每两周开一次班会,班主任时常拿另一个“尖子班”举例子,说“你们看看,人家班上的学生早上特别早就来了,早读声音特别大,你们还是不够努力。”濮阳一高的老师们是不是每天早读时间拿个分贝仪到每间教室外测量一下,看是否早读时间长短、早读声音大小跟考试成绩高低成正比呢?

这些雷人的标语和口号如果不是连同濮阳一高血案被报道出来,我还真不知其出处是濮阳一高这样的全国高中200强“名校”。我们当年高考前心中也有梦想,校内也有标语,来听听这些接地气的口号吧:“条条大路通罗马”、“360行,行行出状元”、“一颗红心,两种准备”……难道是经济繁荣了,三观尽毁了?

  • 濮阳一高尖子班的作息时间

濮阳一高的孩子们每天早晨5:45起床,1节早自习,上午5节课,下午4节课,再加3节晚自习,从上学期开始,“尖子班”的学生每晚需要多上一节晚自习,熄灯时间延长至22:50,也就是全天14节课。我们没有拿到濮阳一高的课程表,也不清楚这14节课(10.5小时)有没有哪一节课或者某一节课的某几分钟与情商教育有关。孩子们回到寝室已经是晚上22:40左右了(成都儿童情商培训机构注:22.75-5.75=17小时),由于下晚自习太晚,距离熄灯时间太短,孩子们“洗澡是不行了,洗个脚还行”。

可能是因为此,上个学期末,濮阳一高调整了一次宿舍,将“尖子班”学生集中搬进一栋宿舍楼。优中选优的优质生源再加上集中营式的魔鬼训练,濮阳一高是培优还是培养考试机器人呢?说到机器人,前几天,国家863超脑计划牵头研制的高考机器人数学败给成都某名校文科生还上了头条呢。

  • 濮阳一高尖子班补课的尖子生

今年一二月份,在人民网的“地方领导留言板”上,有多位濮阳一高的学生家长向当地领导反映,学校要求孩子初六就返校补课,家长称“孩子每天都有很大的学习压力,我们当父母的也很心疼”。请问这些家长,当初是谁送孩子去濮阳一高的呢?

濮阳市教育局回复,补课是根据家长和同学的“呼声和要求”,同学们“学习积极性很高”——果真如此?!读到这里,我们终于搞明白“名校”本科上线率极高的奥秘了,那就是:择优+补课。以濮阳一高为例,先通过中考筛选全市最优质的生源→再在优质生源中优中选优组建尖子班→百里挑一的高智商尖子生每晚比普通班多上一节晚自习→万里挑一的尖子班年级前30名(堪比标准严苛、万里挑一的特种兵选拔)周日下午集中补课。择优、择优、再择优;补课、补课、再补课;原来学霸竟然是这样炼成的!师资力量如此雄厚,生源如此优质的“名校”尚且如此,无法择优录取的普高学生只有靠课外补课才可能取得理想的成绩,学生减负又从何谈起呢?

濮阳一高血案

  • 濮阳一高血案前夕

高考大省的气息,浸润着北部小城濮阳。据当地一公务员介绍,濮阳优质小学、中学附近的学区房,价格居高不下,甚至能达到非学区房的两倍。学区房这一时髦而又沉重的名词背后,是家长、学校和社会对应试教育趋之若鹜的肯定!而“名校”令人艳羡的靓丽名片背面或许是不堪重负的孩子们发自内心的呐喊——救救我们

就在血案发生当天上午,濮阳一高的高三全体师生举行了百日誓师大会,一场励志演讲后,校领导激情洋溢地向台下3000多名学生喊话,“在决定人生走向的关键时刻,要惜时如金,全力以赴,用百米冲刺的勇气和毅力去赢得2017年高考的胜利!”

紧接着,学生们举起拳头,进行集体宣誓。誓词是:“我是一高学子,自信潜力无穷;登上巍巍高山,傲视天下群雄;手握三尺宝剑,力斩六月苍龙。”台下,有学生泪流满面。

说得真好,不对,我怎么闻到了传销的味道呢。

  • 濮阳一高血案

2017年3月1日,李松找班主任开了假条,请假一天。请假条上并未写详细原因,只有回家二字,以及时间和班主任的签名。走之前,他对同班同寝室同学彭程(化名)说,“我回家一趟,你别和别人说,我相信你”。李松在1日下午下课后回了家,回家后发生了什么目前无从可知,但很关键!第二天,李松在一家名为“百姓量贩”的超市买了一把刀,带回学校藏到了枕头底下——这应该是一起有预谋的血案!彭程听其他同学说,那天李松好像不想回来。

卢天川和李松是334寝室的室友,卢天川睡在进门右边的下铺,李松睡左边下铺,俩人隔着一个过道。334寝室8个人,7个都在尖子班。3月2日下了晚自习,李松很早睡觉了。其他室友晚上10点40分左右返回寝室时,他已躺在床上,跟任何人都没有说话。5个小时后,血案发生!

3月3日凌晨,彭程被一声尖叫惊醒。他看了眼表,3点50分。一个黑影站在门口,借着楼道里照进来的灯光,彭程认出黑影就是李松。李松扭头朝彭程的方向看了一眼,跑了出去,锁上了门。寝室8位同学,当晚都在。同学们举着手电筒下床查看,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睡在靠近门口下铺的卢天川满床是血,卢天川闭着眼,双唇颤抖,发不出声音。

叫声来自于睡在卢天川上铺的杜宇飞(化名),他的颈部和左臂各被划了一道口子。他告诉同学,一醒来就看到李松站在他面前,倚着梯子,手里举着一把刀。他吓得惊叫起来。说这话时,他一直在发抖。彭程说,杜宇飞当时脸色苍白,连嘴唇都是白的。

之后,锁住的门被隔壁寝室同学用哑铃砸开。彭程出门等救护车时,踢飞了一把刀,通体绿色,刀刃“约四分之三手掌长”,上面沾着血。濮阳市人民医院的120登记本显示,当天凌晨4时2分,急诊室接到濮阳一高来电,称有人被刀砍伤。参与抢救的刘兴涛医生回忆,他进宿舍后,一名学生“右卧在床,颈部一个大创口”,生命体征已经消失。另一名学生颈部有伤,站着和警察说话,声音嘶哑。

也是这一天凌晨1点多,卢天川的母亲邱丽(化名)醒了。她向来睡眠很好,可那天很奇怪,醒来以后再也睡不着,“心里边不知咋了”。4点半,邱丽的手机响起。儿子的班主任李海旺告诉她,“卢天川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当夫妻俩到达学校时,宿舍楼已被封锁带围了起来,楼下有警车、殡仪馆的车。

直到上午8点警车离开,邱丽冲到儿子的寝室,门被锁住,从玻璃窗里一眼看到儿子的床。儿子开学换的新床单,邱丽挑的“显干净的”浅蓝色方块图案,被染上了大片红色。之后,公安局正式通知他们,去法医门诊看孩子的遗体。

  • 濮阳一高血案的行凶者

卢天川与李松是初中同学,均就读于濮阳市一中,李松据说当时“成绩还不错”。在同学的眼中,李松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一位初中、高中均和他同班的学生表示,李松性格特别内向,不爱交朋友,在家和父母也“聊不来”,但平时并未和同学吵过架;而卢天川性格开朗,两人并没有发生过矛盾。

在彭程的印象中,李松没发过脾气。有一次,李松后面的同学往前推桌子,把他挤得受不了了,他也只是站起来质问了两句,瞪了一眼,就又坐回去写作业了。彭程说,李松平常喜欢一个人待着,下课也不出去玩,坐在教室里学习。无论考试进步还是退步,都不怎么和别人交流。除了成绩,李松这些情商低的表现被老师和家长忽略了。

彭程唯一有印象的一次深谈是在一个学期前。他不记得李松具体说了什么,只记得他谈了很多对社会的看法、对生死的看法,“整个语调都是悲观色彩”。他当时还开导李松,引用了一句名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都做不到的话就去隐居也不错。李松则说了一句,“其实我只是想找个人倾诉罢了,也就你能听听我说什么。”“情商之父”戈尔曼认为,忧虑和焦虑是对所有心理活动产生破坏的核心,会损害智力。李松的负面情绪得不到宣泄,甚至连可以倾诉的人都没几个,这不仅损害了他的智力,也让他成为一个可能随时会引爆的“火药桶”。

濮阳一高血案的行凶者李松放弃了踢足球的爱好,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而且年级排名83——这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了,但他的母亲依然给了他极大的压力,这或许是导致李松精神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

  • 濮阳一高血案行凶者的母亲

有几次放完假,从家里回校后,李松向彭程抱怨家人给自己施压太大了。李松说,自己以前成绩好时干啥都行,现在成绩下来了,“回家一开电视,立马叫我学习”。李松一边说话一边上下甩着手,神情有些烦躁。

彭程还曾在寝室与李松母亲有过一次短暂的交谈。李松的母亲问他,李松学习上不去,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彭程说李松学习很认真,下课都不出去玩。母亲自言自语,那成绩怎么还是上不去?这位母亲不知道:智力是遗传基因控制的,人为无法改变。在这强手如林的高智商尖子班里,李松的智商可能不是最高的,再加上情商教育的缺失,导致其事倍功半,越努力越吃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们千万不要变成情商盲

一位室友回忆,李松的英语口语很好,喜欢唱英文歌,但可能是怕打扰别人,总是在厕所里小声唱。他还喜欢踢足球,以前每天下午放学都去踢球,到了球场上,李松明显开心多了,“笑容特别灿烂”,一进球,会兴奋地大喊,“太好了,又进一个!”然而不知何故,从上学期开始,李松放学后不再踢球了,只是坐在教室里学习。是谁将如此多才多艺的李松逼上绝路的?情商教育的缺失!

李松居住的小区位于濮阳市郊,小区有些老旧,他家住在没有电梯的顶层。家境看似一般的李松母亲是不是因为望子成龙心切而给他施加了无以复加的压力呢?如果一切能重来,李松的母亲不会再因为他的成绩下来了而过多责备;如果一切能重来,李松的母亲或许不会选择送孩子上濮阳一高;如果一切能重来,李松的母亲或许会让儿子补补情商课程……如果,仅仅是如果而已!

  • 濮阳一高血案可能的诱因

濮阳一中高二教学楼走廊墙上的宽幅“理科重点上线光荣榜”中,被害人卢天川总分620分,年级排名第14;伤者杜宇飞611分,排名第27(9分之差,13名之遥,学霸之间的竞争惨烈可见一斑);行凶者李松总分则不到600,为563分,排名第83(3000多名学生,年级83名也是很不错了)。这是他们上个学期期中考试的成绩,这个成绩与三人的平时成绩大致相符。

邱丽说,濮阳教育局一位领导告诉她,事情可能与最近的考试有关。案发前的2月22号,邱丽收到班主任发来的短信,通知了新学期考试成绩,卢天川考了616分,班级第7名,寝室第一名,而李松考了560分左右。在濮阳一高,孩子们的成绩会被通知父母。高二(18)班教室门口张贴着考试成绩单,学生按成绩排名,还附有最高分、最低分、平均分、优秀率等指标。看了这些成绩排名的短信和指标过后,成绩一般或者偏下的孩子以及他们父母的心理阴影面积是多大呢?

  • 濮阳一高血案善后

受伤的杜宇飞即将返回学校。他的母亲告诉新京报记者,孩子这些日子睡得很不安稳,一晚要醒好多次,她要在床边抓着儿子的手。同寝室的另一名同学则坚决不再住校,由父亲每天接送上下学。他的父亲对记者说,孩子不愿多说当天的事,“一问就烦”,他们也不敢多问。他感到孩子受了惊吓,早晨去儿子房间喊他起床,刚一进门,儿子就很惊恐地坐了起来。

卢天川的父母卢振江夫妇已经不想去上班了,他们或是沉默地在家中对坐,或是躺在床上,一天都不愿意起来。这对夫妻的年龄都超过40岁了,卢天川是他们的独生子。邱丽向记者展示了儿子生前的作文、奖状和笔记。卢天川喜欢古典文学,初中时就通读《红楼梦》,喜欢写诗。去年五四青年节,卢天川还组织同学排练了一出短剧,自己出演贾宝玉。

几天前,夫妻俩把儿子生前喜欢看的书都烧了,让儿子在天堂能有书看。血案发生后,濮阳一高给高二(18)班的学生开展了心理辅导,一位学生回忆,心理老师让同学们两人一组,面对面坐着,一个人大声宣泄自己的情绪,另一个人紧紧抓住对方的手,再给他一个拥抱。他们大声喊着,“天川我们想你”、“我们好伤心”,边喊边哭。这位同学说,宣泄过后,心里好过一些了。这些幼儿情商课程的内容到出了事才拿出来教给孩子,是不是有些晚了呢?

卢振甫说,出事后,他们多次找学校理论,学校承认负有责任,并且已经进行了补偿,金额为100多万。100多万=40平的北京学区房一条命一个充满希望的鲜活生命!是啊,“孩子没了,要钱有啥用?”,更何况这100多万对于濮阳一高这样的“名校”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有点讽刺意味的是,濮阳一高血案发生后,一位普通班的学生说,父母“不敢说得太了”。情商教育的缺失再次毁了两名天才少年的一生!情商盲们,真该醒醒了!

无独有偶,2015年12月4日,湖南省邵东县发生一起尖子班学生捅死班主任的惨案;2017年3月11日晚,湖北省来凤县高级中学一名17岁学生与老师发生冲突,导致一死一伤的悲剧……我国的应试教育以考试升学为目标,只重视学生的智商培养,而忽视孩子的情商教育。众所周知,情商比智商更重要!情商说简单点就是管理情绪的能力,人的情绪一旦失控将是非常危险的。令人遗憾的是,尖子生周围的人只关注孩子的学习成绩,而忽略了他们的情商培养,最终导致了一幕幕悲剧的发生。这到底是谁之错?孩子、家长、学校、社会还是考试制度?成都儿童情商培训机构深信:“人之初,性本善”的孩子们是没有错的!

当教育成为追名逐利的工具,什么样的悲剧都有可能发生!家长朋友们,孩子一生的健康、快乐和幸福比分数更加重要!别让濮阳一高”尖子班”学生酿血案的惨剧重演,培养孩子记得从儿童情商教育开始!

儿童情商培训机构

成都儿童情商培训机构是一家致力于成都情商培训、情商教育、情商训练和情商培养的成都情商培训机构,QQ:133194488,微信:cdertongeq,情商教育咨询:18980894368,地址:成都市青羊区顺城大街289号富力广场三楼3008号。作为专业的成都儿童情商培训机构,我们希望能为孩子们提供最好的情商培训服务,包括幼儿情商培训、少儿情商培训、什么是情商如何提高情商、童子军情商训练营、工具情商以及亲子教育等等。我们透过个性化的情商培训课程,引导孩子们“自信、从容、有梦想”的在人生道路上不断前行。

More Posts